“房天明,不愧疚吗?”

   李文龙的脸色一沉,声音微寒了起来,“虽然确实是东瀛国人,但是从八岁起,李前辈就已经把带在了身边,养教,待如自己的孩子一般,倾尽心力培养,对他就没有一点儿感恩之心吗?”

   “而且正如刚才所说,是崆峒派长大的,是在华夏国长大的!!这么多年一直在华夏国,吃华夏国的五谷杂粮,喝华夏水,居华夏土,华夏对,可以算是真正有养育恩情,难道这么多年的养育恩情,就完全不能让有一丁点儿的感恩吗!”

   说到后面的时候,李文龙的声音已经不自觉地有些严厉了起来。

   他最愤怒的就是这点。

   房天明完全没有一丁点儿对华夏国的情,完全没有一丁点儿对崆峒派的感恩之情!

   都说养恩大于生恩。

   哪怕就算房天明这里,不能让养恩大于生恩,也多少应该有一点恩吧!

   再用句更通俗的话来说,就算是养条狗,养这么多年,也有感情了!

   可是房天明呢?

   却一点感情都没有,一点感情都不顾!

   这么多年,竟然还没有养熟,还在为东瀛国那边办事!

  
日系风格少女白色飘逸长裙烂漫花园清新写真

   “李文龙,今日落在手里,要杀要剐,随的便,说这么废话干什么!”

   房天明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,眼底之中闪过一抹痛苦的神色,但是马上他便恢复了平静,抬起了头,冷冷地道。

   “这种人,和他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,把他杀了就是!”

   张天师眸中一冷。

   “没错,李将军,这种汉奸,留着干什么!一刀砍了就是!”

   “杀了这个狗汉奸!”

   “………”

   那些武道联盟的高手们,以及南城军营的那些弟子们,也全都纷纷愤怒地道。

   “什么叫养不熟的白眼狼,我算是见识到了!”

   李文龙没有接张天师的话茬,也没有接那些人的话,只是目光冷冷地盯着房天明,“这么多年,养条狗都养熟了,却还是没有能够养熟这样一只白眼狼!!”

   房天明一脸冷笑地站在那里,完全不理会众人愤怒的目光,也不理会李文龙恶毒的话语,似乎丝毫不怕李文龙会杀他,甚至他的眼里似乎还带着一丝期待,希望李文龙一怒之下,一刀把他杀了。

   “以为这样子,我们就对没有办法了吗?”

   李文龙冷笑了一声,“面前这个人,他也同样是一个很有骨气的人,我们一开始找上他的时候,他也死活都不愿意配合,嘴巴也非常的硬。”

   “想必应该对他也有所了解吧,应该也是知道他的性子,才会相信他的吧?”

   “但是那又怎么样呢?我们最不怕的就是对付所谓的硬骨头,在华夏国生活了几十年,大半辈子,应该对我们华夏文化有所了解吧,知道我们华夏国的刑讯手段吧!”

   “我倒是想要看看,一把年纪的石本天明先生,能不能扛得住我们华夏国的一百零八种酷刑!”

   房天明的脸色蓦地变了一下,他的体内真气运转,一掌直接拍向自己的天灵盖,他准备直接进行自我了结。

   他不想承受那些酷刑。

   他知道他肯定是承受不了的。

   虽然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被训练成了间碟,在训练的过程中,他是受过一些反刑讯的训练的,但是一者,当年他的年纪太小了,他所能够承受的训练强度,是非常有限的,二者,现在距离他小时候受训的时间已经过去六十几年!在这六十几年中,他是几乎没有受过什么苦的,因为前任掌门的喜欢,整个崆峒派上下对他都宠爱得不得了。

   早年受训的那些苦难,他早就已经忘记了。

   这个时候,要让他承受那些残酷的刑罚,他如何能够受得了?

   而且反正他这次落在李文龙的手里,肯定是必死无疑的了,他又何必要在临死之前再去承受一番李文龙的刑罚和屈辱?

   与其受尽屈辱而死,倒不如自己直接干脆地死!

   这样的话,起码将来在他死后,他的名字将会被铭刻在石本家族的神社之中,会铭刻在石本家族的历史之中!甚至还有机会进入国家神社!成为东瀛国历史上一个英勇的历史传说!

   伟大的东瀛国万岁!

   伟大的东瀛天皇万岁!

   在一掌拍下去的一刻,房天明心中狂吼了一声。

   在这一刻,他终于明白了,为何这些年他看那些历史剧和历史记载,当年那些战败的东瀛国人,为何要选择自栽,为何在自栽之前,要狂吼一声。

   自栽,是因为他们不想承受屈辱!

   狂吼,是因为自栽真的需要足够的勇气!需要足够的信仰!

   房天明的速度很快,而且他是选择自杀,并不是攻击其他的对象。

   正常情况下,几乎是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有办法反应过来,也没有人能够有办法阻止的。

   房天明在出掌的时候,也压根就没有想过有人能阻止他。

   在他看来,即便是张天师,即便是白眉道长,也是不可能阻止得了他的,因为他们都跟他有一定的距离,这个距离足够他自杀了。

   然而,和楚家老祖一样,和鬼门的那些高手们一样,他也低估了张天师,他根本就不知道,张天师的实力,是一僧二道中最强的!而且张天师极为擅长速度!就算是那些最擅长速度的鬼门中人,在他的面前都没有任何的逃亡的能力!

   张天师的速度比他想象的要快得多!

   房天明的手掌在距离他的天灵盖还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的时候,张天师的拂尘已经笔直地拍在了他的胸前。

   “啪!”

   伴着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,房天明的身形便笔挺地倒了下去。

   “在我面前还想自杀?”

   一拂尘将房天明拍倒,张天师重新站直身形,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神色,“我没有让死,就算是最后一口气,也得给我留着!”。

   他确实不喜欢房天明,确实恨不得立即杀了房天明,甚至刚才他还亲口劝李文龙直接杀了房天明了事,但那是他要杀房天明,而不是房天明自杀!

   他没有同意房天明死,房天明就不能死!

   这就是他张天师的逻辑!